【幽暗城的回忆】【中篇3-4章】(1 / 2)

加入书签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空谷撷兰??

????第三章??太阳之井??????

去往高等精灵领地的六天旅程里,阿尔萨斯不断和克尔苏加德的影子交谈,并且壮大了他的军队。

瘟疫造就的丧尸、用残肢缝成的憎恶、堕落的鬼魂,它们的加入正如阿尔萨斯的预期。但一群新的同盟却在意料之外apapapdashapapapdash让他起初惊讶,继而恐惧,最后感到高兴。

他的军队是在到奎尔萨拉斯的半路上遇到他们的。远远看去,仿佛大地在移动。不,这样形容还不够贴切。那是些兽类,全都属于同一种。是在主人变成僵尸后冲破围栏的牛羊?还是正在享受尸体盛宴的熊或狼?阿尔萨斯一次又一次抓紧了霜之哀伤,震惊而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它们移动起来不像四条腿的生物。他们飞奔着,飞奔着,越过山丘和草地,就像apapapdashapapapdash“蜘蛛,”他喃喃的说。

“这是巫妖王送给宠臣的新战士,”传来克尔苏加德的声音。似乎只有阿尔萨斯才能看见他的鬼魂,听见他的声音;这段时间他话很多,一心想在死亡骑士心里播下怀疑的种子,不是对他的怀疑apapapdashapapapdash而是对提克迪奥斯以及其他的恶魔。“恐惧魔王不值得信赖,”他说。“它们是负责监视巫妖王的。我会告诉你一切……等我重回人世以后。”

他们本来有的是时间来说这些。阿尔萨斯怀疑克尔苏加德是不是想拿情报做诱饵,来确保他一定完成任务。

这时阿尔萨斯问道,“是他派这些……给我的?它们是什幺东西?”

“以前是地穴恶魔,”克尔苏加德说。“他们的祖先是被称为apapaplso安其拉apapaprso的骄傲种族,活着的时候具有很高的智慧,而且致力于清除任何异类生物。”

阿尔萨斯看着面前蜘蛛一样的家伙,恶心得打了个冷战。“很好。那现在呢?”

“现在,它们是我们主人的手下败将。巫妖王大人把这些地穴恶魔和他们的领主阿努巴拉克都转化成了不死生物。现在他们是来帮助你的,阿尔萨斯王子,为了你和主人的荣耀。”

“不死蜘蛛,”阿尔萨斯暗想。这些蜘蛛巨大而面目可憎,看上去非常危险。他们悉悉索索的飞奔而来,汇入了僵尸、鬼魂和憎恶组成的军队。“用来对付奎尔萨拉斯的精灵。”

而在银月城这一边,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所有人。

“是真的,”斥候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全是真的。”

银月城游侠将军,希尔瓦纳斯apapapiddot风行者非常了解面前这个精灵。卡尔玛的情报一向准确而详尽。她聆听着,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她知道自己其实是不敢相信。

诚然,他们所有人早就听到了传闻,说某种瘟疫在人类领土上横行。但高等精灵以为自己的国土是安全的。若干世纪以来,她熬过了龙焰、兽人,还有巨魔。可以肯定,人类的灾难不会影响到她。

除非万一。

“你确定是阿尔萨斯apapapiddot米奈希尔,那个王子?”

卡尔玛点点头,还没缓过气来。“是的,女士。我听到他的部下这幺叫他。从我亲眼所见的情况看来,关于他弑父灭国的谣传一点也不夸张。”

听着听着,希尔瓦纳斯瞪大了蓝色的眼睛,斥候讲述的事情实在是太天马行空,太难以置信了。爬起来的尸体,有的刚死,有的已经风干;用各种残肢拼凑出来的巨大无脑的缝补怪;诡异的飞行生物,看上去像活的石雕;还有巨型的蜘蛛生物,让她想起传说中被认为灭绝了的其拉虫人,一切是那幺不可思议。还有那气味apapapdashapapapdash卡尔玛欲言又止,他说的一点也不夸张apapapdashapapapdash可以说是军队未到,恶臭先闻。作为第一道屏障的树林已经倒在了死亡骑士带来的怪异战斗机具之下。希尔瓦纳斯回想起很久以前烧毁树林的红龙。当然,银月城经受住了打击,但森林却遭受了可怕的创伤,就像现在一样……“女士,”卡尔玛讲述完了,他抬起头,心惊胆寒的看着她。“如果他攻了进来apapapdashapapapdash我不认为我们有足够的兵力抵抗。”

这个痛苦的结论激怒了她,而她正需要怒气。“我们是奎尔多雷,”她挺直身子厉声说。“我们的领土牢不可破,他进不来的。不要害怕,他必须先知道怎幺破除保护奎尔萨拉斯的魔法。然后他还必须有能力破除它。以前也有比他更强大更智慧的敌人企图占领我们的领地。我的朋友,要对太阳井的力量有信心,要对我们人民的坚强意志有信心。”

卡尔玛被领下去喝水吃东西,以便他在回到岗位前恢复充足的体力。与此同时,希尔瓦纳斯转向她的游侠们。“我要亲自看看这个人类王子。召集先锋部队。如果卡尔玛说的没错……我们得准备迎接第一轮进攻了。”

希尔瓦纳斯伏在巨大的城门之上,群山环绕着精灵的土地,成为天然的屏障,城门就嵌在山环的隘口。她身着全套舒适的皮甲,背着弓。两位斥候席尔达丽丝和渥拉希尔先行一步,然后在这里与她和大批弓手会合。此刻,游侠将军和两位斥候恐惧的注视着前方apapapdashapapapdash正如卡尔玛所提醒的,他们在见到军队之前就闻到了恶臭。

阿尔萨斯王子骑在一匹骷髅马上,目光如炬,背上挂着一把巨剑,她立刻发现那是把符文剑。一些穿着黑衣的人类跑前跑后,忙着执行他的命令。死人也是一样。希尔瓦纳斯的目光扫过各种各样的腐尸,竭力忍住上涌的胆汁。谢天谢地,风向变了,把臭气从她这里吹了开去。

她晃动纤长的手指打了个信号,斥候们点点头,像影子一样悄无声息的退了回去。希尔瓦纳斯将视线转回阿尔萨斯。死亡骑士似乎什幺都没有注意到。他看上去还是个人类,只是非常苍白,而且头发也变成了白色,她想起过去听人说过他本来有着一头金发。这个人类怎幺受得了跟死尸为伍apapapdashapapapdash它们恶臭逼人,奇形怪状。

“为了奎尔萨拉斯,”她屏息轻语,然后站了起来。

“这儿不欢迎你们!”她喊道,声音嘹亮悦耳而又有力。阿尔萨斯掉过坐骑apapapdashapapapdash希尔瓦纳斯不禁有些同情这可怜的牲畜apapapdashapapapdash转身过来打量着她。死灵法师们静了下来看向主人,等待他的指示。

“我是希尔瓦纳斯apapapiddot风行者,银月城的游侠将军。我建议你立刻撤兵。”

阿尔萨斯勾起嘴角apapapdashapapapdash她注意到他的嘴唇毫无血色,是灰色的,配着苍白的脸,尽管她知道他还算是活着apapapdashapapapdash他回以微笑,似乎被逗乐了。

“该撤退的是你,希尔瓦纳斯,”他有意忽略掉了她的头衔。王子的声线本来应该是悦耳的男中音,要不是带着……某种感觉,某种让她一听到便心跳停止的感觉,她强迫自己不发抖。“死神已经降临你的国土。”

游侠将军眯起蓝色的眼睛。“那幺使出你最卑劣的手段吧,”她挑衅道。“精灵大门在我们最强大的法术保护之下,你休想进来。”

她张弓搭箭apapapdashapapapdash这是进攻的信号。霎时间,万箭齐发,空气中充斥着羽箭划出的嗖嗖风声。希尔瓦纳斯瞄准了人类王子apapapdashapapapdash也许以前是人类apapapdashapapapdash她从来箭无虚发。箭只高歌着射向阿尔萨斯没有任何防护的头部。但就在它刺中目标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一道蓝白色的闪光。

希尔瓦纳斯呆住了。阿尔萨斯以快得无法想像的速度挥起了剑,一道冰蓝的炽光闪过,羽箭被剖成两半。他咧嘴一笑,朝她眨眨眼。

“准备战斗,我的士兵们apapapdashapapapdash杀光他们,让他们侍奉我和我的主人!”阿尔萨斯喊道,声音里回荡着奇异的能量。她低吼一声再次瞄准。但他已经行动起来,胯下的死马以异常的迅捷跃动闪避,这时她发现他恐怖的军队已经进入了攻势。

它们像虫群一样蜂拥而上,因为无脑的服从而使得整体的行动完美统一。精灵弓手们按照事先的指令先干掉活的,在用火箭打发僵尸。第一波射击几乎放倒了所有的教徒。第二波是无数的火箭,扎入了行尸走肉身上。虽然它们不管是干燥易燃的,还是腐烂潮湿的,都被射得踉踉跄跄,但单凭数量便足以逆转形势。

它们开始攀爬游侠们据守的高墙,它由泥土和石头筑成,几乎垂直于地面。谢天谢地,其中一些腐烂得太厉害,还没爬多高,烂掉的四肢就从躯干上扯脱,摔了下去。但坠落并不能阻止他们。他们向前,向上,向着游侠们不断逼近,很快后者便无法射箭,不得不进入白刃战。诚然,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可以在近距离与对手作战,但只限于会因失血过多或受伤而变得行动迟缓的对手。敌人不断逼近,不断缩紧包围圈,希尔瓦纳斯眼睁睁看着战友倒在它们脚下,心里一阵剧痛。

敌人势不可挡。事实上,她也没有指望能阻止他们。从周围一张张沾着血的严峻的脸上,她看得出来手下的游侠们也和她一样心知肚明。她的脸上缀满汗珠,她的肌肉仿佛要因精疲力竭而尖叫,然而希尔瓦娜斯apapapiddot风行者仍然战斗不息。

她不停的搭箭放箭,快得令人目不暇接。当虫群般的僵尸和怪物越过了射击范围,游戏将军便扔掉弓拔出短剑和匕首,她旋转突刺,发出狂烈的战吼。

又一个敌人倒下了,脑袋滚了下来,像只瓜一样被它自己的脚踏碎。但紧接着两头怪物顶了上来。希尔瓦娜斯仍然像永歌森林中野性的山猫一样战斗着,将悲痛和暴怒化为力量。她要在死之前拉尽可能多的敌人垫背。

他们就要突破防线了……

它们一步步逼近,逼近,腐臭几乎让她无法忍受。太多了。希尔瓦娜斯没有停下来,她要坚持战斗直到彻底被它们摧毁,直到apapapdashapapapdash僵尸却突然停止了进逼,退到一边站着不动了。希尔瓦娜斯喘着粗气,看向小丘下面。

他在那里,骑在马上等待。他注视着她,任风舞动着苍白长发。游侠将军挺直身子,擦掉脸上的血和汗。他曾经是个圣骑士,她的姐姐爱过一个像他一样的圣骑士。突然间希尔瓦娜斯极度庆幸奥蕾莉亚已经死了,不用看到这一幕,不用看到一个曾经是圣光勇士的人对风行者一家热爱和珍视的一切所做出的暴行。

阿尔萨斯举起发光的符文剑致了一个礼。“我向你的勇敢致敬,精灵,不过你无路可走了。”奇怪的是,他的赞美听起来仿佛是认真的。

希尔瓦娜斯竭力吞咽着,嘴里却干透了。她把武器抓得更紧。“那我就在这里抵抗你,刽子手。anarahbelore,为了永恒的太阳。”

他灰色的嘴唇抽搐了一下。“如你所愿,游侠将军。”

他甚至懒得下马。骷髅马嘶吼一声向她扑来。阿尔萨斯左手持缰,右手带起巨剑。希尔瓦娜斯发出了一声呜咽。她从不因害怕或后悔而哭泣,这声短暂嘶哑的呜咽是由于愤怒、仇恨和正义之怒,是由于她无法阻止邪恶的敌人,即使拼上了她所有的一切,拼上了她的性命,也无法阻止。

她正面迎上致命的剑锋,想要用自己的武器格挡,但它们在撞击的瞬间就粉碎了。符文剑刺穿了她。寒冷,它是那幺寒冷,就像一把冰剑切入了她的身体。

阿尔萨斯随之倾了过来,两人视线交结。希尔瓦娜斯咳出鲜血,血液溅到了他苍白的脸上。是她的幻觉吗?他那仍然英俊的面孔上,流露出一丝悔意。

阿尔萨斯抽回剑,希尔瓦娜斯高挑颀长的身躯倒在地下,鲜血喷涌而出。冰冷的石地板使她颤抖,剧痛仿佛要将她撕裂。她下意识的伸手徒劳的捂住腹部的伤口,仿佛以为用手就能止住血。

“了结我吧,”希尔瓦娜斯虚弱的说。“我够格……痛快一死。”

她闭上眼,他的声音变得虚无缥缈。“照你的所作所为,女人,我最不可能给你的就是安息。”

阿尔萨斯下了骷髅马,扯掉了她那沾满了汗水的裤子,将她那两条修长粉嫩的大腿扛到肩膀上,勃起的肉棒一下子插入了她的下阴。她倒在地上,结实的屁股随着阿尔萨斯的冲击无力的乱扭,却被阿尔萨斯的双手紧紧抓住,无处可逃。她的脸蛋被散乱的头发盖住一部分,显得楚楚可怜,不得不在施暴者的淫威下屈服。

这样抽插了很久,阿尔萨斯决定换一个姿势。他将她的身体翻转。诱人而淫靡的一个女体在阿尔萨斯面前暴露无遗:上身的衣甲还算整齐,纤细的腰肢向下迅速收拢,形成浑圆的臀部,由于长期的战斗,上面已经是汗水淋漓。再往下是修长笔直的双腿,那真是造物主的奇迹。阿尔萨斯爬到她的身上,扶住了她的纤腰,同时一下子插入了她的肛门。

开始的时候阿尔萨斯始终用双手支撑着地面,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阳具在她粉嫩的屁股中间出出入入的情景。希尔瓦娜斯无声的咒骂着,但是奄奄一息的她连动一动小指头都是不能。她浑圆的小屁股随着阿尔萨斯的一下下挤压变扁,再随着放松而变回原来的状态。后来阿尔萨斯的胳膊累了,干脆把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以他们交合的下身为支点,狂乱地耸动起来。无上的快感充斥着死亡骑士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阿尔萨斯的精液在意识迷乱的时刻喷出,充满了她毫无生命力的肛门,然后向上溢出。等待着那阵快感缓缓退去后,阿尔萨斯慢慢爬起来,欣赏着游侠将军的样子。希尔瓦娜斯的蓝色战袍早就破碎不堪,头发散乱,乳房的尖头从侧面露出,血液已经接近凝固。下身则是不着寸缕,精液横流。屁股上,大腿上,全是精液和润滑液,一汪一汪的全是水渍。还有一股精液从边上缓缓流下。在温和的阳光下,她的肌肤雪白炫目,而被淫虐后诱惑力更加十足。

失血过多的希尔瓦娜斯再也没有爬起来。阿尔萨斯不忙穿上衣服,而是缓缓举起霜之哀伤,剧痛顿时击穿了她,那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剧痛,她经历过的任何肉体之痛都比不上这种折磨。希尔瓦娜斯突然意识到,这是灵魂的剧痛,本已离开躯体的魂魄又被俘获。那股力量如此粗暴,使折磨更加难于忍受。希尔瓦娜斯感到一声尖叫直贯全身,从内心深处夺路而出,穿过了已不再是实体的嘴唇,这是一声切骨的悲号,却不仅止于发泄她自己经历的苦难,还使听到的人血凝心悴。

“女妖,”他告诉她。“这是我给你的新身份。你可以用声音表达痛楚,希尔瓦娜斯,而且我会让你比谁都难受,那样你才能给别人带去痛苦。现在,麻烦的游侠,你将侍奉我。”

带着无法言喻的恐惧,希尔瓦娜斯盘桓在自己血肉模糊的尸体上,瞪着自己未能瞑目的眼睛,然后看回阿尔萨斯。

“不,”她说,声音变得空洞怪诞,但仍然能认出是她的嗓音。“我绝不为你服务,刽子手。”

他作了个手势,只是动了动手指,而这极其细微的动作却使她顿时因剧痛而把脊背弯成了弓形,又一声尖啸迸出她的身体;带着难以忍受的狂烈悲恸,她意识到自己在死亡骑士面前是那幺的无力。她成了他的工具,就像那些腐烂的尸体和恶臭的憎恶一样。

憎恨仿佛有了生命一样在她虚幻的躯壳里生长。她漂浮在他的身旁,像是一个崭新的玩具,而她的尸体则被收集起来丢在了一辆绞肉车上,天知道阿尔萨斯会拿它做什幺可怕的勾当。她最多只能和死亡骑士保持几码的距离,似乎有条看不见的绳索将她拴在了他的身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