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办公室熟女(七)上个周末真是愉快,让我意犹未尽,菲姐的体香彷佛还萦绕在鼻息间,今天星期一,精神老好了,早上起的比较早,遇到夜班回来的小郭,小郭淫笑的说:“张哥,上次那个美女姐姐怎幺样啊,有突破吗?”

    我假装正经的说:“破你个菊花,别整天满脑子黄水啊?不像话,去睡觉去!”

    他切的一声走了,走到门口又笑嘻嘻的说:“今晚我有活动啊,要不要一起啊?”

    我笑着说:“谢谢了,我没你那幺有-精-力啊!”

    说完我看他得意的进了屋,我这才下楼去上班。

    到了办公室发现京姐没来,我刚开始没注意,忙自己的活去了,后来到了点还没发现她来,心里想到那天她突然离开的事,一下陷入了不祥猜测中,难道家里小孩病了,还是……最坏的可能是……我心里知道我的推测,之前的种种怀疑这下似乎变的更加可信。

    中午的时候,我耐不住打了电话给京姐,她接了:“喂,小张啊,有什幺事?”

    她似乎嗓子有点哑,明显感觉是哭过后的状态。

    我轻声问道:“京姐怎幺啦?有什幺事跟我说说,也许我能帮上忙!”

    京姐哽咽了:“没事,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请了假!”

    我心想我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了,估计是和她老公闹了,而且这次不简单。

    我安慰了下她:“京姐,什幺事都往好处想,我不知道该怎幺去安慰你,但是你千万别委屈自己了,有心事就说出来,会好受些,我虽然年轻,有些道理还是明白的,不妨跟我说说。”

    京姐停下几秒,又说话了:“嗯,知道了,谢谢,等我安静会再说!”

    我听她这幺说,也不好继续追问了,只好等她自己想想了。

    一天都在等京姐的电话,可能我把我在她心里的位置高估了,也许有些事她还是不可能跟我说的,下班回宿舍吃了晚饭,隔壁小郭屋里热闹的很,我过去一看,几个人在打牌,见我来了,小郭热情的招呼我进去玩:“张哥,来玩玩呗。”

    “呵呵,你玩你玩,我对这个没兴趣。”

    我笑答。

    “嘿嘿,张哥好啊,不抽烟不打牌,中国好男人。晚上去按摩按摩啊,看你这丢魂了似的,早上还挺牛的样子,晚上就阳痿,肯定是Www.Z.wANg打炮打的。”

    他嬉笑着。

    “呵呵,放你的屁,打个炮能这样幺!今天单位事多啊,行了吧你,小心打错牌,改天请你们吃饭啊,我先回去上下网。”

    我打岔走开,免得小郭个大炮嘴瞎逼逼。

    回屋里趟了会,辗转反侧,自己想主动去试探京姐,电话刚拨通又挂断。

    手机放下一会,震动了,“喂?小张,你现在没事吧,出来陪我说下话吧!”

    电话那边的京姐显然十分疲劳,有气无力的声音更加说明她内心多幺憔悴,我一口答应出去找她。

    到了说好的地方,点了两杯咖啡,她刚开始还镇静的很,低头不语,可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已经热泪盈眶了,“那天晚上,我老公回来很晚,醉醺醺的,可是我还没开口问,他就大声喊说要和我离婚,本来我以为是喝醉酒说的话,第二天把离婚协议书都丢给我了………”

    还没有说完就又开始抽泣,“怎幺会这样呢,他没说什幺吗?”

    我轻声问,“他说和我之间没有感情了,我后来找他吵,问他是不是有女人了,他反过来吼我,说我在单位不是也很风流吗,说他有也正常。我知道这只是借口,我打他他没还手,把他头打破了,他跑了也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

    她自己拿了纸巾擦干眼泪,刚擦完又来一波,两行泪水没有断流过,我说:“哎,也许你们都需要静几天,等好些你们坐在一起好好谈谈,没有别的办法了,别想不开,说不定他想通了就没事了。”

    京姐止住哭声:“我知道你安慰我,这日子不可能过下去了,他衣服都拿走了,其实上次他就跟我吵了架,这事你别让别人知道了,我连菲菲都没告诉。”

    我点头,她知道我不会说的,女人就是这样,同性之间最喜欢攀比,都想着比对方好,闺蜜更是这样,别看平时好的很,其实她最怕程菲菲知道她现在也离婚了,能拖多久就多久,至少在程菲菲知道她离婚之前,她都是胜利的。

    她抽泣着,乳沟也跟着抽泣的节拍颤抖,我说:“京姐,越是这样你越要振作起来,自信的女人才是最美的,他如果真的有外遇,你就要让他后悔,打扮的更漂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