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两人有些诧异嫘祖竟然在这里,可此时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嫘祖吸引,这让王缘嘴角一翘,这可真是困了就来枕头啊,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于是给巳蛇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从矮墙下偷偷来到靠近山体的边缘一方后,飞快的爬过了矮墙,穿过一座棚子,躲藏在了一座篷屋之后

    而此时的嫘祖,正疯狂挣扎着,叫骂着,可不论她怎么叫喊,那些该死的峠族人就是死死的抓着她的胳膊,一点不放开,当听到后面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后,嫘祖的眼里闪过一丝绝望

    “放开她吧”

    峠部落的族领名为訕,重山氏(shan四声),是一名长着四方脸,看起来很威严的中年人,此时顶着雨迈步上前,看了嫘祖一眼,对着族人挥了挥手

    被人放开,嫘祖咬牙切齿的瞪着訕,眼里充满了仇恨

    “西陵嫘祖,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你,莫要放肆”

    看到皱眉看着自己的訕,嫘祖却越发愤怒,指着他大声呵斥

    “重山訕,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别以为我不知你与有虎横怅商谈的事情,我全都听到了,炎帝崩卒,你们竟打算反叛,联合九黎杀害我夫!”

    而訕听到这话,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眼里的冷意越来越重,甚至有一丝杀机一闪而逝,可随后,重山訕却笑了,嘴角充满了讥讽

    “你知晓了又能如何?你以为就算你去告知,就已经来得及了吗?也许此时公孙轩辕都已经死了,还有,你不怕死,难道你就不为你父想一想吗?要知道,他可是也在我的手里呢”

    正一脸愤恨的瞪着訕的嫘祖,听到这话忍不住脸色一白,随后色茬内敛的吼道

    “重山訕,你敢!”

    可訕却仰头哈哈大笑,随后猛的收声,身子前倾,都快贴到嫘祖的脸上了,让嫘祖忍不住后退一步,这才冷笑着说道

    “你倒是看我敢不敢,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再敢如此,不仅你要死,你父,同样必死!”

    说完,又伸出手掌,猛的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嘴角玩味的说道

    “啧啧啧,长得倒是俊俏,公孙轩辕那竖子倒是好福气,要是杀了,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哈哈哈哈。。给我带下去!”

    被訕明显有些吓到的嫘祖,此时颤抖着被人带了下去,而訕则飞快的收敛起了笑容,扭头把目光看向了刺部落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炎帝死了,就凭公孙轩辕那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斗得过九黎?何况还加上了一个怅,自己部落距离九黎的疆域可并不算远,若是公孙轩辕败了,九黎下一个目标可就是他们

    而他又不想臣服九黎,毕竟蚩尤那弑杀的名头可不是盖的,万一哪天他心情不好,稀里糊涂的宰了自己怎么办?所以,跟怅联手一起杀掉公孙轩辕是最好的办法,毕竟他与怅老的关系还是很好的,而怅老也答应了他,只要怅老得了炎帝位,哪怕与九黎再次开战,波及了峠部落,到时也会在后方划分出一片安全又肥美的土地给他部落居住所用,而不用整日胆战心惊的防备两山凶兽的袭扰

    当嫘祖被带回自己的住处时,峠族人狠狠一推,一下让她趴在了地上,忍不住痛呼一声,而那两名峠族人则看着身为少族领元妃,此时却如此落魄的模样,顿时忍不住冷笑起来,其中一人更是眼睛一瞪,指着缓缓爬起来,仇恨的盯着他们的嫘祖呵斥

    “呦呵,还不服气,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元妃吗?”

    说完,更是上前,狠狠给嫘祖一巴掌,看到嫘祖被自己抽倒在地,此人心中顿时有些病态般的兴奋感,这才与同伴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只留下嫘祖坐在地上,捂着脸颊,双目哀伤无助的默默留下了眼泪

    忽然,帐篷的兽皮帘忽然被掀开,让嫘祖一惊,抬头看去,可这一看,却让她身体一颤,顿时惊喜的喊道

    “神。。神使?还有。。巳蛇?你们怎么。。”

    “嘘!小点声!”

    王缘赶紧把食指放在了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嫘祖也察觉到不妥,赶紧用手把嘴巴捂住,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王缘与巳蛇

    王缘来到嫘祖的身边,当看到她那通红的右脸时,忍不住皱眉,沉声问道

    “刚才那两个人打你了?”

    听到这话,嫘祖死死的抿着嘴,眼里充满了委屈,眼泪再次流了下来,默默点了点头

    这让王缘一叹,身为公孙轩辕明媒正娶的老婆,本应高高在上,此时却被两个下人如此欺辱,真是应了那句话,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啊

    “好了,别哭了,以后宰了这两人给你出气,现在峠部落内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看到王缘询问自己,嫘祖赶紧擦了擦眼泪,焦急的抓住了王缘的手腕说道

    “神使,快,你快赶回去,告知轩辕,重山訕跟有虎横怅打算勾结九黎反叛,除了他们,还有好几个部落,早在前几日,族领带着族人就跟着有虎横怅一起去攻击刺部落了,轩辕此时非常危险”

    可王缘听后却苦笑了起来

    “我跟他都已经知道了,而且我还跟有虎横怅战了一场,差点就没逃回来,此时刺部落的前方被九黎封锁,后方也被横怅带人联合一部分九黎人封锁了,而刺部落内,食物则严重短缺,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找你们去救援的”

    听完王缘的话,嫘祖的脸色苍白无比,颓然的放下了抓着王缘的手,眼泪犹如绝提的洪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