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一点点的泛起了鱼肚白,除了小蒜苗和狩猎队员在呼呼大睡之外,原始等老人和孩子们全都一脸憔悴的放下了手里磨制的骨箭头

    看着地上那几捆被绑好的箭失,原始打了一个哈欠,站了起来,摇醒了此时睡的跟猪一样,呼噜打的震天响的丑牛

    “丑牛醒醒,我们该出发了!”

    丑牛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愣愣的看了眼眼窝深陷,好像都快入土的原始,拍了拍脸颊,点了点头,站起来嚎唠一嗓子,不管睡的还是没睡的,都差点被他吓出心脏病来

    “都起来!”

    路上,所有人都对着丑牛怒目而视,这个滚蛋,差点把他们吓的魂都没了,寅虎更是拳头一握一松的,强行忍耐着给丑牛一拳头的冲动

    “咋的!这么瞅我干啥?神使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了我丑牛,我就不能让神使失望,神使可是说了,天一亮就要看到我们带着箭失过去,看看你们这群懒东西,就知道睡!这都什么时候了!”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气的想骂娘,丑牛还有脸说,前半夜,大家除了防备野兽的兄弟外,其他人不是帮着磨制骨箭,就是抹黑寻找适合做箭杆的树枝,就特么丑牛倒地上就呼呼大睡!

    “未羊,你别拉着我,今天我非要揍他一顿,连神使都没有这头蠢牛这么不要脸的!”

    寅虎愤怒的看着丑牛,扬着拳头,想要冲上去,可未羊死死抱着他的腰,让他动惮不得

    丑牛看到寅虎竟然想揍自己,顿时双眼瞪的老大,眼神不屑的上下打量寅虎,扬起了砂锅大的拳头

    “寅虎!想打架?来!”

    说完,还捶了捶自己自己充满肌肉的胸脯,挑衅的抬了抬眉毛

    “都给我住手!神使还等着我们呢,想打等神使带领我们赶走了巫那个女人,随便你们打!”

    因为不放心而非要跟来的原始此时愤怒的上前,对着两人大声咆哮了起来,两人这才对视一眼,冷哼着撇过了头,谁也不看谁,让原始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终于回到了昨天那个小山丘,王缘带着众人早就已经等在了这里,看到脸色十分憔悴的原始,皱了皱眉头

    “不是让丑牛带箭失过来就行吗,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原始看了丑牛和寅虎一眼,叹了口气

    “我不放心啊,也幸好我跟过来了,要不这两个就在路上打起来了”

    王缘听到这话,看着丑牛和寅虎,沉着脸冷哼一声,让两个人全都悻悻的低下了头

    “回来再收拾你们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看着众人身后的箭失,王缘拍了拍原始的肩膀

    “辛苦你们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就行了,我保证,你们的辛苦不会白费”

    原始笑着点了点头

    王缘把连夜制造好的箭失分给了众人,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从后世带来,早就成了碎布条的衣服,王缘叹了口气,今天,就让它发挥最后一点作用吧

    于是,王缘咬牙把早就洗的糟了的衣服,一条条撕扯了下来,裤子也撕成了大裤衩子遮羞,其他的全部撕成小布条发给了众人

    “把这个绑在箭失上”

    众人接过箭失,点了点头,全都绑在了箭失上,随后王缘让人把他在天色似亮未亮时,在山丘后点燃了火,早就加热到沸腾的兽油用藤蔓捆绑提着,一群人大摇大摆的向着神龙部落而去

    巫部落的人此时还有些人在睡觉,只有少部分人起来起来做食物,当他们其中一人偶然抬头的时候,终于发现了缓缓向着他们走来的王缘等人,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良久,才回过神来,扯着嗓子紧张的大吼

    “都起来,他们又来了!准备战斗”(译后)

    整个神龙部落内的巫部落之人顿时炸开了锅

    王缘等人在距离正门方向还有十米左右停了下来,挥了挥手,一罐兽油被提到他的面前,王缘掏出气体所剩无几的火机,面无表情的蹲下点燃了滚烫的兽油

    “轰!”

    火焰顿时形成了一道火柱,从陶器的瓶口窜了起来!让对面正紧张看着他的巫部落的人顿时吓的大叫着后退,惊恐的看着王缘,一些人甚至忍不住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对着王缘叩拜起来,就连他身后神龙部落的人也欢呼一声,看着王缘的眼神充满了狂热

    “神使!”

    丑牛瞪大了眼睛,身体颤抖,举起手中的弓箭激动的大吼起来

    “神使!”

    寅虎也颤抖着身体,举起弓箭大吼,声音吼的更大

    “神使!”

    “神使!”

    一句句大吼而出,最后变得整齐划一,声音响彻整片天地,让赶过来的巫眼神子一缩,死死的盯着那个在火柱后缓缓站立,光着上身,穿着大裤衩子,正阴冷看着她的王缘

    “若不是我不忍族人白白死在那鬼森林,你们又怎么可能来找我们麻烦,怎么有机会打断我的女人的腿!今日,既然你们敢断我女人一腿,那么,我就灭了你们一族!”

    王缘声音十分阴冷的喃喃自语,从昨天看到女娲腿折后,他就在压抑着怒火,如今,他终于可以发泄了!

    “把我让你们绑着东西的箭失插进油里,点燃后给我射在房子上,烧!既然他们这么喜欢咱们得部落,那老子今天要让这群畜生再也不能活着出来一个!”

    巫听不懂王缘那神色狰狞的咆哮,可是本能的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危机感,大吼一声,就要带着众人冲上去,可杨玉环瞬间搭弓拉箭

    “咻”

    锋利的箭失直奔巫的脑袋而去,让巫骇然失色,关键时刻竟然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一下趴在了地上,她身后却有一个倒霉蛋没有巫这种强大的反应能力,正举着棒子跟巫往上冲,却被一箭钉在了眉心,吭都没吭一声就躺在了地上

    王缘冷笑着看向脸色阴沉的爬起来,死死盯着他们却不敢再上前的巫,而他的身后,一排火箭已经全部点燃

    “放!”

    王缘大吼一声,一排火箭顿时呼啸着冲向了天空,直奔各个房间上面那厚厚的茅草而去,巫呆滞的跟随火箭转动身子,当看到房子瞬间燃烧,眨眼之间,气温就节节攀升,烤的她口干舌燥!

    王缘看着瞬间成为一片火海的部落,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其实早在发现黄土时就打算拆除所有房子了,就是为了防备巫部落的到来,再加上黄土运输不便,才没有立即动手

    “杨玉环,带人给我守住部落的后面,还有靠近山那边的石墙,带走四罐油,同样给我烧,有人逃就给我射死!知道吗?”

    说着,把手里的火机递给了杨玉环,杨玉环点了点头,拿起火机带走了一半人,向着部落的左侧和后侧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