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云雾山了吧,真够隐匿的,不愧是隐士高人。”华夏国,南州市最为原始的云雾山脉里,一身泥色户外装的刘凡嘴上叼着香烟,仰望着不远处这座巍峨翠绿的大山,喃喃自语。

    云雾山隶属南州市地界,这座山不仅在当地村民的眼里有着传奇的色彩,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南州市一些达官贵要都略有耳闻,倒不是这座山有多么雄伟壮丽鬼斧神工,而是相传这座山里住着一位神仙般的人物。

    据说这位隐士高人最精通的不是奇门遁甲古武绝学一类,而是像神农一样有着让人起死回生的本领,天下似乎没有其配不出的药方,治不好的病,于是就有了药王这个至高无上的尊称。

    刘凡一边在脑中反复回忆着搜集到的信息,一边环顾四周的在山间奔走,刚从国际机场下飞机就跋山涉水赶到这里的他,一点倦意也没见到,俊俏的眉宇间反而多了些不耐烦。

    “这药王居所到底在哪儿呢?”刘凡已经把云雾山四周转了一个圈,别说居所了,大型野生动物都没见着一只,烦躁得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掏出腰间的黑色沙漠之鹰拉开保险朝着上空扣动扳机。

    ‘啪啪啪啪啪!’在境外与死亡打了十几年交道的刘凡认为这枪声是最美妙的声音之一,稍作发泄后,心中的郁闷才少了许多。

    “汪汪!”

    “汪汪汪!”

    就在这时,正对面远处的山腰似乎隐约传来家犬的犬叫声,刘凡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撒开脚丫子就朝山腰上奔去。

    刘凡健步如飞,动作轻盈的朝山腰奔跑了几分钟后,在另一座与云雾山相连的山腰当中,一座陈旧但不破落的院子出现在了视线中。

    想必这里住的就是药王了!

    好家伙,竟然选择这种地方居住,真是让人难寻啊!刘凡一边想着,大步朝篱笆院子里走了进去。

    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老头正在忙活,年纪约莫六十。

    “老人家你好。”刘凡拱了拱?”

    “是我,有什么事?”老头瞟了刘凡两眼,继续专心致志的切着手里的何首乌,然后均匀的晾晒在簸箕里,似乎这人烟稀少的地方来了一个陌生男子,也没让他感到太多的新奇。

    “久闻药王是当今华佗在世,今天过来求医的。”刘凡把背包往地上一丢,拍着胸脯保证道。“只要药王能过治好我身上的隐疾,我愿为你做任何事情!”

    “呵呵,有意思,包括陪我这老家伙在这山里采药种地?”吕元子停下手里的活,上下打量着刘凡的面色。

    中医讲究问闻问切,像吕元子这样极好的继承了古人智慧并加以改善创新的大夫,一眼就看出了刘凡身上的隐疾,不由得皱起眉头,问道:“咦,化学武器所致?”

    “吕老神明!”刘凡大喜过望,这老头子一眼就看出自己隐疾由来,看来搜集到的信息果然是真的。“请问吕老,我这病能不能根治?”

    “你是谁?”吕元子还没开口,一个女人的声音突兀的传了过来,刘凡刚转身警惕,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女人的速度太过诡异迅疾,当刘凡听到风声的时候想要躲避已然来不及,他本能的拔出腰间的匕首想要反刺出去,却整整慢了半拍。

    当他的匕首刺到一半的时候,女人的匕首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偷袭而已。”刘凡眼睛里精光闪闪,眯着眼微嘲道。“要是正面交手,我不见得比你慢----美女,你又是谁?”

    “正面交手你也不是对手,因为你有隐疾。”女人微笑着,她的年纪大约在二十六七岁,五官精致,那双动人眼睛充满了平静,她身材高挑,一身粗布衣也难以掩饰的妙曼身段。“把刀放下,枪下了。”

    她微笑明明很柔媚迷人,刘凡却有种不寒而颤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幻想着她在杀人的时候都在微笑着。

    刘凡无奈,把枪跟匕首丢到远处,说道:“这下行了吧?”

    “你寻到这里,确定有尾巴吗?”女人再次问道。

    刘凡轻蔑的摇摇头,笑道:“我身后从来没有尾巴。”

    “师傅,这人是谁?”

    “说是来求医的。”吕元子好奇的看看自己的徒弟,又看看刘凡,说道。“奇怪的是,这小伙子身上的隐疾也是化学武器所致!”

    “你是谁?”女人闻言,手上开始用力,只要刘凡敢耍花样,她不介意当着师傅的面把这人杀了丢到山沟里喂野兽,虽然她很久没杀人了。

    “曾是影子佣兵组织成员,三天前才闯关脱离组织。”刘凡也不敢大意,眯着眼睛盯着对方,防止一不对劲就被对方杀了,那可真是奇耻大辱了,自己好歹也曾是佣兵界的传奇人物,被人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干掉,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就在这时,刘凡注意到眼前这女人的脖颈侧面,有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再联想到影子组织的一项传奇,不由得激动起来,裂开嘴讪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美女就是莫胭脂吧?”

    “你知道?”莫胭脂闻言,瞬间杀气大盛,要是刘凡一句话不对劲,她会立刻抹了他的脖子。

    “一颗黑痣莫胭脂,二入影子取首脑。”刘凡满脸崇拜的笑道。“谁不知道本领通天的莫胭脂两次抹掉了自己两个头领的脑袋?所以,当看到你脖颈上的黑痣,再联想到你的身手,就猜到是你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样的传奇美女,今天竟然让我刘凡邂逅了,真是幸会啊,哈哈!”

    “你就是最近两年盛传的那个佣兵界金牌佣兵刘凡?绰号破军?”莫胭脂收起了匕首,冷峻的俏脸上笑面如花,跟之前的气质完全不同,此时的她看起来让人很是迷醉。“不过如此嘛。”

    莫胭脂虽然也已经杀出重围脱离组织,但为了安全着想,她还是会关注佣兵界的风吹草动,所以,像主角这样耀眼的后起之秀,她是有所闻的。

    “在您面前当然是不过如此了。”刘凡笑嘻嘻的说道。“一物降一物嘛,您说是不是啊吕老?”

    “嘿嘿,你俩还真是有缘。”吕元子摇摇头,继续切着药材,说道。“两年前胭脂也是来找我求医,我见她极有天赋继承我的衣钵,就把她留在身边学医,同时也治愈了她的隐疾,你呢?你有什么理由让我帮你治疗?”

    “我也可以留下来帮吕老您采药种地啊!”刘凡看了看妙曼迷人的莫胭脂,笑眯眯的说道。“只要您老愿意为我治愈隐疾,我也可以做您徒弟,把我们华夏文化精髓发扬光大啊!”

    乖乖,这要是能留下来跟莫胭脂这样的极品尤物成为师兄妹,每天在这世外桃源一起过着神仙般的生活该有多美妙啊!

    “你没这个天赋。”正在刘凡憧憬着美好生活的时候,吕元子说道。“我这里可不养闲人。”

    “师傅,您不正好有件事情惦记着吗?”莫胭脂一眼就看穿了刘凡的内心,笑吟吟的说道。“既然他跟我一样已经是自由身了,也已经脱离组织回到了自己的国度,何不让其发挥其长呢?”

    “嗯?”吕元子闻言,看了看刘凡,又看了看自己的徒弟,沉吟道。“胭脂,你觉得他能胜任吗?”

    “绝对能。”莫胭脂笑眯眯的神情,让刘凡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女人太能危险了!

    “那好,既然胭脂这么相信你,我相信她的眼力。”吕元子站起身来,正色道。“刘凡,你愿不愿意去帮我做一件事情?如果你做好了,我一定把你的隐疾根治。”

    刘凡点点头,问道:“是先把事情办了才治?”

    “现代化学武器的威力不容小视,胭脂我也是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分三个疗程才把她根治的。”吕元子叹息一声,说道。“愿意的话,现在就给你治疗第一个疗程,然后你就去办事,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我会让你回来治疗第二个疗程,直到全部根治!”

    “那就有劳吕老了!”这次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也认了,在脱离组织闯关的时候被化学武器伤到的隐疾发作时间不定,只要一发作下来,别说提不起内劲,就连正常人都打不过,这对于一个曾经与这世界各种顶尖的危险人物打交道的人来说,是极度危险的,说不准哪天就被人给趁发病的机会干掉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对于一代药王吕元子所提的未知的条件,刘凡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

    得到第一个疗程的治疗之后,刘凡明显的感到了身体一些机能的恢复。

    “女神,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对不对?”临行前,刘凡对莫胭脂道别,那眼神仿佛已经把她衣服剥了千万遍似的强烈。

    “你说呢?”莫胭脂声音温柔,笑面如花,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出了腰间的刺刀。

    刘凡落荒而逃,下了云雾山,直奔乡镇,来到县城,买了张直达南州这个国际大都市的汽车票。

    第二天下午,一路舟车劳顿的刘凡出现在了南州市的江滨别墅区大门口,被几个保安给挡住了去路。

    “这里你不能进去!”别墅区保安队长看着风尘仆仆的刘凡一脸嫌弃,鼻孔朝天的说道。“你要是真有朋友住这里,就让他出来接你或者打个电话到保安室,否则我们不会放行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